清华总裁班荐:彭博“窥探门”的六大未解之谜 - 清大EMBA总裁研修班官网报名中心_清华大学总裁班_清华大学研修班_清华emba总裁班_清华大学总裁培训班
清大EMBA官方报名中心24小时报名热线: 18911058565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华风情 > 课程动态 > 正文
清华总裁班荐:彭博“窥探门”的六大未解之谜
手机:18911058565   电话:18911058565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彭博在华尔街有了新名字:老大哥。

在上个周末和周一清晨,对于彭博(Bloomberg)爆出的“窥探门”丑闻,这家媒体帝国的首席执行官丹尼尔•多克托洛夫和该社主编马特•温克勒迅速做出了反应。但经过媒体一个周末外加一天的探查,即彭博社记者窥探了多少彭博终端用户,仍然有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以下是对其中最扣人心弦的问题的盘点,在 “窥探门”事件中,这些问题的答案还是未知数:

彭博会对其隐私政策进行反思吗?

如果你在华尔街工作,那你就是一位隐私狂人。这毋庸置疑,因为——你是在华尔街工作。而现在事实表明,彭博终端上的个人信息要比你预想的多得多。举例来说,在每周一下午两点左右,传奇对冲基金经理斯坦利•德鲁肯米勒都在使用他的彭博终端,他的电邮地址被展示给所有其他用户,而根据彭博提供的信息,他在邮件中使用斯坦这个昵称。

这时候,花旗集团(Citigroup)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考伯特并不在彭博终端面前;但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n)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恩•莫伊尼汉正在使用,虽然他在过去15分钟没有碰过任何按键;杰富瑞国际(Jefferies)的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汉德勒也在使用,而且正在打字。

 在对冲基金经理当中,大卫•埃因霍恩在线,而丹•勒布则是离线,至少从他们的彭博终端状态来看是这样。比尔•阿克曼似乎在他的办公室,但离开了终端。当我开始查看时,莱昂•库伯曼已经登录,但并不在使用自己的设备,到下午2点30分时,他又在彭博终端上浏览资讯了。

花旗集团欧洲、中东及非洲市场电子交易部门的负责人蒂姆•怀尔登伯格没有登录彭博终端,但他正在使用彭博的一款移动应用,这可能是因为他所在的伦敦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而且,你可以根据公司或人物类型进行搜索。在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黑石集团(Blackstone),知名战略家拜伦•韦恩和金融家贝内特•古德曼已经登录,该集团房地产部门的主管乔纳森•格雷还没有——很多人认为他有一天会接掌黑石。同样,我还可以看到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的那些董事总经理和哈佛MBA毕业生中谁在使用彭博终端谁又不在使用。

这些信息对所有人开放,现在依旧如此。要查明这些,你不需要是彭博社的记者,也不用知道一些偏门的功能。这类信息经由色点展示出来——绿色是在线,红色是离线——它们就位于用户个人页面上电邮地址的旁边。

这是彭博终端消息功能的组成部分,而这个功能在华尔街被广泛使用,它是如今常见的一种追踪信息。Facebook和其他社交网络会告诉你还有谁在线上,但它们不像彭博终端那样跟买卖股票和债券以及转移资金密切相连,而Facebook也不得不对其隐私政策进行反思,并多次致歉。

 1/4    1 2 3 4  
清华大学总裁班教务处整理

“隐身者”最终会被华尔街所接受吗?

有一种方法可以退出,彭博终端用户可以选择隐藏自己的状态,这会在他们的个人页面上标注一个灰点。很显然,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人喜欢隐藏自己对彭博终端的使用状态。比尔•格罗斯和穆罕穆德•艾尔-埃利安两人电邮地址旁边都是灰点。贝莱德集团(Blackrock)的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也是所谓的隐身者,但大多数人不是,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不符合华尔街的社交礼仪。“我们会开隐身者的玩笑。”一位对冲基金经理表示,“他们认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但谁在乎你是在线还是离线呢?”

然而,你能够想象出一些使用状态在其中很重要的情景。举例来说,如果知道美联储的交易操作负责人西蒙•波特在他的办公室并正在使用终端,那么债券交易员或许能够探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哎呀,彭博终端上并没有波特状态的任何信息,这要么是因为他没有自己的终端,要么是因为美联储有人觉得最好还是向全世界提供这些信息。但我能看到纽约联储主席威廉•杜德利不在线,达拉斯联储主席理查德•费舍尔虽然在线但目前并不在使用终端,而亚特兰大联储主席丹尼斯•洛克哈特是一位隐身者——他是美联储最富有的高管之一。

继续嘲笑吧,但既然你知道彭博利用了你的状态信息,而且所有其他记者和彭博终端新手也知道这件事,你们这些华尔街人士可能要考虑同样当一名隐身者了。

彭博记者有机会获取的信息比其余人多多少?

然而,仅仅因为你隐藏自己的状态信息并不意味着彭博记者无法追踪你的使用情况。在这一点上,彭博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多克托洛夫和温克勒试图为此事辩解,但目前尚不清楚彭博记者能够获取多少信息。彭博方面表示,记者的特殊访问权限已在上月被取消。

彭博确认其记者能够访问用户登录历史记录,除此之外的事情就不清楚了。温克勒说,从那些记录只能看出汇总的用户数据,“类似于看到某人使用微软Word和Excel这些软件的次数。”但是,其他曾在彭博社任职的记者表示,你可以输入一个具体的人,然后看到其正在查看的东西。所以,那听起来并不像什么汇总数据。而且,彭博终端跟Word和Excel有什么相同之处呢?有报道说,彭博记者能够知道谁阅读了他们的报道,那看起来像是非常详细的窥探。

银行会起诉彭博吗?

彭博记者窥探终端用户的丑闻是在高盛集团发起投诉后曝光的。但现在看来——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几乎每家大银行都已经跟彭博生出嫌隙。突然之间,那些不明原因的消息泄露能够解释得通了。你还记得自己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熟悉该银行业务的消息人士”是谁吗?嗯,那位消息人士就是你的彭博终端。 银行会不会起诉彭博尚不清楚,但如果起诉,银行方面将有充分的证据。《财富》也有一台彭博终端,而我们跟彭博签署的合同——它似乎适用于一般公司客户——看起来在两个地方给予其记者窥探我们的权利。这份合同在一个地方规定:“承租方(《财富》)认可并理解出租方(彭博)可能监控承租方对服务的一般使用情况,但仅限于设备运行方面的原因。”有人可能将这句话解读为,彭博只能将那些信息用于确保终端正常工作。但彭博则可能认为,合同条款包含了提高其用户“操作”体验的任何事情。如果一篇关于你的尴尬报道提高了其他用户的使用体验,那彭博似乎脱不了干系。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清华大学总裁班教务处整理

《财富》跟彭博的合同是在2003年签订的。据报道,一些银行表示,其签订的合同似乎有保护用户机密性的条款。但我们的合同里没有。因此,要么是彭博更新了合同条款,要么是你们的律师比我们更优秀。

用户会放弃彭博终端吗?

 一般看法认为,彭博的31.5万名用户不会因为这次窥探丑闻而流失太多。不过,这种看法似乎假定华尔街的每个人做的是同一种工作。

举例来说,交易员无法离开彭博终端及其即时查看新闻、股市和债券市场价格的功能。但对企业并购银行家来说,在办公桌上摆一台彭博终端更多的是一种地位象征,而不是你真正需要的东西。银行家们或许会从彭博终端上获取信息,但他们进行交易所做的分析大多是在Excel电子表格上进行。另外,这些企业并购银行家对于被追踪的态度可能是最为偏执的。特定行业的知名银行家可能不会希望其他人知道自己在周日或者尤其是长周末后的周一身在办公室(周末放假时还在办公室是进行交易的信号)。而且不要忘了,这件事发生在华尔街寻求削减开支的时候。一台彭博终端的使用年费大概是2万美元,因此,虽然没有大银行打算因为这件事或其他任何记者违规访问数据的行为而完全放弃使用彭博终端,但那并不意味着没有人会放弃。

彭博记者窥探过其他记者吗?

这就到了整件事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彭博记者窥探过我或者其他记者吗?或许吧,那是有可能的。《纽约时报》拥有7台彭博终端,但一位发言人表示,其中没有一台是登记在个别记者的名下,它们是由新闻编辑部成员共享的。彭博终端在道琼斯公司(Dow Jones)更加稀缺,《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无法使用那些机器。但《巴伦周刊》(Barron)有一台,《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则有一堆,但该报发言人没有回应到底有多少台。

几年前,《财富》图书管理员一时较起劲,她向彭博一位客服人员询问记者们是否能够看到她所查询的问题。对方的回答含糊其辞,令她一直困惑不解。不过,《财富》内部没有人记得自己在彭博终端上查询时导致该社窥探我们的事情。在报道摩根大通(JPMorgan)“伦敦鲸”事件方面,彭博确实击败了《华尔街日报》,尽管大多数人似乎将独家报道的功劳记到了后者头上。但由于《华尔街日报》没有彭博终端,我们很难将这件事跟目前的窥探丑闻联系在一起。

更重要的是,彭博拥有一项政策,即限制其所认定的媒体直接竞争对手使用彭博终端。所以,如果真有使用彭博终端窥探其他记者的策略,这可是自相矛盾。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清华大学总裁班教务处整理

 

 4/4   首页 上一页 2 3 4
清华大学总裁班教务处整理

相关文章
  • * 清华大学总裁班名单34班
  • * 清华总裁班34名学员众筹餐厅失败的原因
  • * 清大高级工商管理(建筑业)总裁研修班 2018年10月份上课通知暨33期开学典礼
  • * 2018年10月19-21日清大卓越财务总监高级研修班上课安排
  • * 2018年10月26-28日卓越商道与创新经营高级研修班
  •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