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风险叠加,放大今年经济下行压力 - 清大EMBA总裁研修班官网报名中心_清华大学总裁班_清华大学研修班_清华emba总裁班_清华大学总裁培训班
清大EMBA官方报名中心24小时报名热线: 18911058565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华风情 > 课程动态 > 正文
三重风险叠加,放大今年经济下行压力
手机:18911058565   电话:18911058565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由《融资中国》杂志社主办的“融资中国2014资本年会暨颁奖盛典”于2014年1月16日在北京召开。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滕泰在论坛演讲中表示,2014年中国宏观经济受困于企业厂房设备投资、房地产投资和地方投资下滑的三重风险,将放大下行压力。
 
以下为滕泰演讲实录:《三重风险叠加,放大2014年经济下行压力》
 
滕泰:感谢《融资中国》的邀请,主办方让我讲一讲2014年的宏观经济形势,我的演讲题目就叫做三重风险,放大经济下行压力,为什么这么说呢,来之前我大概看了一下今年国内外各个研究机构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发现最乐观的大概是预测2014年的GDP增长速度在7.9%,最悲观的是7.3%,比较一致的预测都是认为2014年消费大概能够平稳增长,出口在欧洲美国经济复苏的情况下带动下能够略有回升,投资增速有一定的下滑,但是这个下滑速度最低的也不过是把2014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调到18%左右,很少有再低的预测。对于经济的运行轨迹,2014年都是认为逐波下行,下半年有滑出底线的可能,所有的这些预测都隐含了一种叫做连续变化或者是叫做线性外推的预测方法,假设影响经济的这些要素变化是连续的,没有跳跃式的非线性的,或者是断崖式的下跌或者上涨。这种情况下,上述预测可能是正确的,若出现非线性变化,通常大部分预测都会失效。我记得一次比较有挑战的出口预测。2009年有一个咱们中国非常权威的研究外贸的预测机构,在2008年11月份的时候预测2009年出口增长是10%到15%,为什么这样预测,因为一直到2008年第四季度的时候出口还是在增长的,2009年又不好,可能在10到15%之间,结果2009年的出口增长是负的16%。所以当剧烈变化出现的时候,这些学者他不敢做预测。还有一个案例是2011年我的预测。当时社会上对通胀的忽悠太厉害了,人工成本涨的这么快,通胀怎么可能下来?石油原材料涨的这么快,通胀怎么可能下来?仿佛通胀一辈子下不来,当时我预计2012年前三季度的CPI走势分别是4%、3%、2%,给中央的建议是降息降存准,我们的预测是正确的。但是10月份我做预测的时候分析师们都不敢相信,我就问他们一个问题,当时猪肉价格是30块钱一公斤,我说明年的猪肉价格涨到50块钱一公斤,可不可能?他们说不可能;明年从30块钱跌到20块钱一公斤可不可能?他们说也不可能;明年30块钱一公斤直线不动,可不可能?回答还是不可能,我说那你还做什么预测?事实证明猪肉价格从2011年四季度跌到2012年中期左右。所以无论是在经济的预测当中,还是股市预测当中,我们看到的一些预测都是大部分常规机构线性连续的方法。
 
为什么我今天定这个题目?2014年有三个因素会造成固定资产投资大幅下滑。第一个,企业厂房设备投资的下滑,2013年给大家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三次“钱荒”,在往年要求加0.25个点的利息,中央银行都必须向国务院请示,降的话也要请示,欧美要调基准利率的时候,也要向全世界宣告,而在当前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过程当中,权利出现了真空,一年期的存款没有意义了,所以调不调节没什么用了,但是像美国欧洲那样新的基准利率又没有形成。央行向国务院请示什么?向老百姓公告什么?什么也不需要,但是三次钱荒以后再次看,成本已经大幅上升,到2014年融资成本一定会向实体经济传播。有关预测中国的实体经济能够承受的融资成本10%多一点,但是现在实体经济接近临界点,所以很大批量的民营企业把实体关了,放高利贷去,你还按照常规预测企业投资增速就不对了,你让经济学家说你从18%调到9%,他又不敢,所以非线性预测没有依据,但是这种潜在的风险是巨大的,2014年企业的厂房设备投资一定会大幅下滑。
 
第二个风险是什么?是房地产投资,过去几年来我们一直在掐房地产的融资渠道,银行停了,他去找信托;信托掐了,他去找证券公司的资产管理这个通道;这个掐了,他就找基金子公司,今年107号文全给你掐了,找谁去?所以如果2014年大批房地产企业融资渠道出现断裂的话,房地产市场像2013年那样继续大幅度上涨的可能性不大了,但是对于房地产企业的投资行为我们预测机构又做过多少预测?所以说,房地产投资大幅下滑的风险也是极大的。
 
第三个风险是地方投资的下滑。2014年叫做积极的财政政策,但中央把地方债务控制纳入考核指标,在淡化GDP的情况下,这些县长市长的心里是怎么变化的?他们行为主体的变化,会不会造成地方基础建设投资断崖式下滑?发改委也说了允许用低成本债务替换高成本债务,怎么替换?利率越走越高,地方债成本都涨到8%以上了,所以利率不降低,债务替换就没有可操作性。
 
明年的消费没有风险,尽管八项规定在往下刹车,消费增速总归仍将持平。出口略好于去年,但是固定资产投资大幅下滑的风险,这么多年我们都没有遇到过,以前是年增速30%,后来25%,再后来20%,2013年是19.6%,但是2014年16、15%是完全有可能的,这就是我们中国经济2014年面临的风险。
 
今年的两会还没有召开,政府工作报告还没有对2014年做具体的部署和安排,因此中央目前还有很多政策资源可以利用。这种情况下,我个人的观点是应当优先对货币政策做出安排。不要再闹“钱荒”了,中国钱最多,是全世界储蓄和外汇最多的国家,理论上不应该有“钱荒”这玩意,“中国钱最多的国家,钱最贵”这是一个现实的悖论,利率市场化改革是一剂好药,但是如果政策不配套,好药就会变成“毒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初衷是“切实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目前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南辕北辙,怎么通过好的政策调整,降低成本?这个是我们2014年应该考虑的重点,坦白说如果107号文能够很好的落实,把该堵的漏洞能够堵住,那么货币政策就应该降低存款准备金率。
 
还有就是财政上要如何保持积极。2014年财政政策怎么积极?我提出个建议,中央的财政预算是有盈余的,中央发十年期的国债,也比那地方平台要低呀,地方到8%、9%了,如果用中央的预算或者发债的成本去替换某一个地方债借了8%的成本,地方政府就会在风险逐步消除的情况下完成去杠杆的过程。如果没有中央和地方的债务交换,那么地方财政政策没有办法积极。
 
迄今为止中国的政府决策部门还没有学会利用一个最廉价的经济政策,这就是股市的政策。过去五六年美国的道琼斯指数从2008年经济最差的时候的6000多点涨到了15000多点,如果在中国出现这样的涨幅大家都会说有风险,因为中国把股市叫做虚拟经济。可当道指从6000多点涨到15000多点以后,美国人不仅没有说他是泡沫,还将其看作是美国经济复苏的主要原因,也是奥巴马政策成功的主要原因。同样,离开了日本股市的上涨,安倍经济学也没有今天的成果。现在中国股市在2000点是20万亿的市值,若上涨到4000点就又增加了20万亿的市值,按20%的消费率算,不就增加了4万亿的内需吗?这样扩大内需,既增加了收入,也没有什么后遗症,是最廉价的政策资源。总之,明年中国经济的主要风险是固定资产投资大幅下滑,主要任务是应对经济持续下行压力。无论采取什么政策,中国股市都面临着极好的机遇,谢谢大家!
(来源: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

相关文章
  • * 清华大学总裁班名单34班
  • * 清华总裁班34名学员众筹餐厅失败的原因
  • * 清大高级工商管理(建筑业)总裁研修班 2018年10月份上课通知暨33期开学典礼
  • * 2018年10月19-21日清大卓越财务总监高级研修班上课安排
  • * 2018年10月26-28日卓越商道与创新经营高级研修班
  • 上一新闻:    下一新闻: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