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产阶级正在沦为无产阶级 - 清大EMBA总裁研修班官网报名中心_清华大学总裁班_清华大学研修班_清华emba总裁班_清华大学总裁培训班
清大EMBA官方报名中心24小时报名热线: 18911058565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华风情 > 课程动态 > 正文
美国中产阶级正在沦为无产阶级
手机:18911058565   电话:18911058565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美国经济及其政治体制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中产阶级逐渐沦为无产阶级。这个过程自从1970年代以来就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进行着,过去五年以来大幅恶化,而且有可能会把这个世纪变成以向下流动为标志的一个世纪。

这种衰落与“占美国人口百分之一的”最富阶层本身的势力没有多大关系,而是与华尔街和白宫眼中美国经济正呈现可持续复苏态势的情况下机会却在枯竭有关。尽管奥巴马总统在言辞中强调要减少贫富差距,但在他的任期内美国贫富差距已经显著扩大。2010年至2012年期间,收入处于中间水平的60%家庭不仅收入下降(收入最高的20%家庭的收入却增加了),而且他们收入下降的幅度超过了最贫穷的五分之一群体。收入处于中间水平的60%家庭在全美家庭收入总额中占据的份额已经从1970年的53%下降至2012年的45%。

这个群体——我称之为“自耕农阶级”——包括小企业老板、郊区住房拥有者、家庭农场主或者熟练的建筑工匠——正越来越濒临消亡。曾经是美国主导阶级的这个群体现在显然正在缩减:根据皮尤调查显示,在1971年之后的四十年里,年收入介于全国中值的三分之二至两倍之间的美国人口所占比例已经从61%下降至51%。

大约有三分之一出生于中产阶级家庭(收入处于全美第30至第70百分位数之间)的人,在现在成年后却跌出中产阶级行列。

驴象两党都没有一项旨在阻止中产阶级衰落的合理计划。前几代的自由主义者——比如沃尔特·鲁瑟(Walter Reuther)、休伯特·汉弗莱(Hubert Humphrey)、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帕特·布朗(Pat Brown),都承认基础广泛的经济增长是民众向上流动以及社会公正的一个必要先兆。然而,在新一波进步论者中有许多围绕着“城市密度”和“绿色职位”等目标建设空想经济,同时在制造业、能源和住房方面采取限制增长的一系列政策。当其他一切措施都失败之后,有些人,比如俄勒冈州州长约翰·基查伯(John Kitzhaber),就试图通过宣扬把关注焦点从经济增长指标转向“幸福”,以此改变话题。

其他在思想意识上更加坚定的自由主义者,比如纽约市市长比尔·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则呼吁采取一种强有力的收入再分配政策,这在美国贫富差距最大的纽约市里特别具有吸引力。随着时间的推移,主要侧重于收入再分配的方法可能会改善某些物质条件,但很可能会帮助创造出一个依赖他人的永久性下层阶级——包括兼职雇员、终身学习的学生以及勉强糊口的服务业雇员,他们只有在纳税人为他们的住房、交通及其他生活必需品提供资助的情况下才能够维持生计。

考虑到布拉西奥及民主党极左派人士正在发起的挑战,人们会猜想商业领袖和保守派领导人会设法策划做出回应。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尤其是在国家层面上,他们提供的只不过是些呼吁减税(尤其是对富有的投资者和食利者阶层减税)的陈词滥调,而一些人仍然寄望于在诸多关键社会问题上采取的基本不相干的立场,以期把中产阶级从他们日益恶化的经济困境中转移出来。

美国之所以崛起到世界的领先地位并且备受世人羡慕,是由于它的繁荣为广大民众所共享。在二战后的最初几十年里,美国中等收入家庭的比例翻了一倍——达到60%,这绝不是海市蜃楼,而是开明资本主义的一项重要成就。

相比之下,目前中产阶级的衰落削弱了这么多保守派知识分子信奉的“民主资本主义”的吸引力。在现实中,资本主义正变得不那么民主:股权已变得更趋集中,持有股票的美国成年人所占比例处于自199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比2007年整整低了13个百分点。贫穷问题(反映在食品券使用量扩大等方面)现在已经蔓延到城市之外的郊区(以城市为中心的空谈家对这种情况大加颂扬),这个事实进一步证实了“自耕农阶级”明显衰落的趋势。

美国的政治领导人如何对这个向下流动的挑战做出回应,将会决定美国的未来。一些人认为,由自动化塑造的未来将会永久性终结一位作家所称的大规模人力劳动时代,将会让生产力在工资不会显著增加的情况下实现增长。在这个世界上,美国目前的中产阶级和工薪阶级将会在经济上凋敝。

人们希望企业会有一个更好的选择,可以重启向上流动的趋势。对投资者阶级进行减税,对华尔街减少监管,以及让廉价劳动力大规模移民美国——这些想法在投资银行家、高科技寡头以及那些继承了财富的人当中风行一时——并不能构成让中产阶级向上流动的一个令人信服的方案。而反对(尤其是在茶党当中)向能够帮助经济恢复强劲增长的人力和物理基础设施进行投资也不是办法。

幸好历史给了我们希望,这种衰落是可以得到扭转的。在工业革命最初的几十年里也曾经出现过类似的社会衰退现象,曾经独立的手工业者和农民沦为工厂生产线上无足轻重的作业人员。离婚和醉酒人数增加了,而去教堂的人数减少了。但在英国、美国以及德国推行的一种改革模式帮助恢复了劳动力在经济中所占的位置,而经济快速增长不仅为中产阶级的扩大提供了基础,而且也显著提高了中产阶级的幸福感。

今天一项促经济增长的计划可能会采取几种无视左右派狭隘逻辑的形式。我们可以鼓励建筑、能源和制造业等高工资蓝领行业的发展。我们还可以改革税收,从而减少雇主和雇员的负担,而不是只对那些从资产价格上涨中获利的人进行减税。不向学生收取巨额学费(他们可能会无法完成学业,从而无法获得就业机会),让我们把新的重点放在为新一代以及在这轮经济复苏中被落在后面的人提供实用技能培训上。最重要的是,如果各大企业希望他们的行动计划得到中产阶级支持的话,那么资本主义带来的好处就需要为更加广泛的民众所分享。

转自福布斯中文网 作者 Joel Kotkin  福布斯中文网专栏作家 译 陈玮 校 陈岳林

相关文章
  • * 清华大学总裁班名单34班
  • * 清华总裁班34名学员众筹餐厅失败的原因
  • * 清大高级工商管理(建筑业)总裁研修班 2018年10月份上课通知暨33期开学典礼
  • * 2018年10月19-21日清大卓越财务总监高级研修班上课安排
  • * 2018年10月26-28日卓越商道与创新经营高级研修班
  •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