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后,一位哈佛教授说了这些 - 清大EMBA总裁研修班官网报名中心_清华大学总裁班_清华大学研修班_清华emba总裁班_清华大学总裁培训班
清大EMBA官方报名中心24小时报名热线: 18911058565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华风情 > 课程动态 > 正文
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后,一位哈佛教授说了这些
手机:18911058565   电话:18911058565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我不会假装这对我来说是一篇好写的文章。之前,我很确定希拉里不仅会赢,而且会赢得很轻松;我同样确定,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会成为一个灾难。我不同意特朗普的政策,他不稳定的决策制定,再加上对政府基本事务的无知,几乎一定会造成大灾难。现在,我只能希望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像前一个一样。

对我来说,这个错误非常痛苦。我的“Indispensable:When Leaders Really Matter”一书 就是关于局外人和无领导经验的(我称之为“未过滤型领导”)人是如何以及何时掌握权力的。书中大部分内容是关于局外人总统的研究;一个核心观点就是,美国比其他发达国家更倾向于选举出这样的领导者。特朗普可以作为未滤领导的终极例证。我本该可以预测他的胜利。然而,从对全球贸易系统的破坏到对少数民族立法的歧视,对于潜在破坏的恐惧,让我拒绝承认他获胜的可能性。这是我唯一的解释,不是借口,也不是安慰。

对于特朗普作为总统的实际作风,以及他在政策议程大框架上会多大程度上听从国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特朗普这样的领导人——不被固有精英支持的局外人——通常在表现上有更大的变数。他们会做其他人不会做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他们要么表现得很好,要么表现得很差。当他们的行为自由限制最小化时,他们的影响会最大化,这就是在2018年中期选举前特朗普所处的状况。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和参议院,大概不久之后会立即任命一个保守的最高法院法官,给予激进的共和党2007年以来始终缺失的政府统一管理。因此我们预计,特朗普政府最初几乎会具备塑造政府政策的完全自由。这让我很担心。但是另一方面,如果特朗普能够善于利用,就会给这个国家带来机会。

虽然特朗普在普选上没有获胜,但2000年乔治·布什政府创下的先例表明,这个结果对特朗普或者他的政党不会有明显限制。尽管这可能会降低他在一些人眼中的合理性。特朗普在竞选中一路得到的支持表明,如今他同样会得到大部分人的拥护,将有很少的共和党人反对他的议程。即使有人心里想要反对,但是看到这个刚刚实现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奇迹的总统,再想想自己未来的政治前途,这些共和党政客又会怎么做呢?

特朗普眼下需要处理的危机跟奥巴马的一样,就是金融市场的波动。如果动荡只是短暂的,那么情况在奥巴马离任的时候可能会稳定。但是,如果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还没有完全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那么就必须考虑更持久衰退的可能性。

更可怕的是,特朗普实行的财政政策包含给最富有的美国人减税,以及针对穷人的社会支出的大幅度消减——国会中的共和党人有类似的主张。他似乎把这项政策与大幅减少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匹配起来。根据特朗普计划的基础设施支出规模(包括沿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建墙),可能会对美国和国际的增长前景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虽然经济预测和政治预测一样,是一个傻瓜游戏。但是,如今全球经济衰退风险比过去高,正是由于美国政府能力和意图的不确定性加剧了这一点。如果特朗普坚持他对美国债务违约的想法,这种风险将进一步加剧。

在外交政策方面,我们会看到曾一直靠美国进行安全保证的日本、韩国和其他盟约保护国会立即重新评估自身情况。日本和韩国可能重新考虑他们对美国核威慑的依赖,以及考虑退出不扩散条约,收购自己的核武器。他们是否会这样做还不得知,但我们可以肯定,在东京、首尔已经开始认真地讨论这种可能性。北约也岌岌可危。本次大选的最大胜利者的俄罗斯,也许很快会对北约进行考验。

在更深的层次上,我们将不得不应对的问题是:美国身份是什么,这个国家代表了什么。作为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表示,他希望美国军队接受包括使用酷刑和蓄意杀害平民这样的政策。作为总统,特朗普会追求这样的计划吗?如果他这样做,我毫不怀疑,军事成员将遵守法律。但是法律可以改变,而且共和党控制下的国会很可能会这么做。美国的军人可能很快不得不面对道德考验,不同于任何他们曾经考虑过的事情——不是如何违反一个不合法的命令,而是是否服从一个不道德的命令。国土安全部的成员将不得不问自己,他们是否愿意驱逐已经被允许入境的叙利亚难民。

当然,所有这些都是最坏的情况。如果我相信我自己的研究——我想我应该相信——总统当选人特朗普也有巨大的潜力。鉴于他生意失败和欺诈的历史,他的含糊不清以及经常自相矛盾的议程,我很难想象一个成功的特朗普总统。但可以肯定的是,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我祈祷是这样。那么,什么情况下才会这样呢?什么机会向特朗普开放,而不向传统的总统开放?答案是,利用经验对手的技能和知识,采用传统领导不曾尝试的方法,“未过滤型领导”(Unfiltered leaders)才会成功。

在这个意义上,特朗普的胜利演讲是令人鼓舞的。他向希拉里和她的支持者伸出手,用跟他竞选时完全不同的语调讲话。他没有使用演讲来宣传那些针对特定种族和宗教的政策。事实上,他支持的主要政策就是一个公共工程计划——这是大多数民主党人支持的东西,实际上更多的共和党人也支持。

竞选过程中,特朗普与那些深刻感觉自己被忽略的美国人进行了对话。有些跟种族和性别问题有关,但大部分无关。愤怒和不满的程度必须加以处理。如果特朗普能找到方法解决,而且不牺牲美国核心价值观,我(以及我相信大多数美国人)会赞赏他。我不会假装乐观。但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我希望他和他的政党可以努力追求。

特朗普的竞选成功,将打破美国政府过去六年越来越严重的僵局。因为至少在未来的两年里,共和党将会控制政府。共和党阻碍了马瑞克·加兰德向最高法院的提名,抛弃了两个多世纪的传统,最终在如何获取政府完全控制权的赌博上获得了胜利。不过,从其潜力和风险上说,这个成就的规模不能被夸大。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无论是好是坏,都是共和党的责任。如果抓住这次机会,将为共和党主导的美国政治提供保证;如果失败,后果将会非常难堪。

面对灾难性的失败,民主党人有许多义务。民主党正处于历史上职能作用最薄弱的时期。如果特朗普总统做得很成功,那么民主党人短期内将没有机会东山再起。如果特朗普失败了,民主党人该怎么办?当然应该推举更好的候选人。民主党应该更好地定位,以抵消其在总统选举团队方面的劣势。不过也远不止这些,民主党需要花心思与每个美国人对话,而不只是试着组建一个小型的胜利人口联盟。

民主党应该承诺在435个国会选区都选出可信的候选人,支持当地办事处的每个人都当场报告事情的真实状态。同样重要的是,民主党人需要学习如何以不疏远白人选民的方式来解决种族公平问题。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奥巴马54%的支持率证明这不是不可能的。

我不能告诉你未来会发生什么。国家绝对不是这些政客口头上所信奉的什么;而是他们实际所做的事情。美国信条激励了全世界数十亿人。尽管我们自己也不是一直都可以没有完全贯彻,但是我从不怀疑它是真实的、强大的,相信它能帮我们度过最黑暗的时期。我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没人能知道。但如果你问我相信什么,我会告诉你,我相信美利坚合众国。(丁铭 |译  编校|马雪梅)

高塔姆·穆昆达(Gautam Mukunda)是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助理教授。他在麻省理工拿到了政治学博士学位,出版的第一本书是《不可或缺:领导者真正发挥作用的时候》(Indispensable: When Leaders Really Matter)。

相关文章
  • * 清华大学总裁班名单34班
  • * 清华总裁班34名学员众筹餐厅失败的原因
  • * 清大高级工商管理(建筑业)总裁研修班 2018年10月份上课通知暨33期开学典礼
  • * 2018年10月19-21日清大卓越财务总监高级研修班上课安排
  • * 2018年10月26-28日卓越商道与创新经营高级研修班
  •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