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煤炭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问题研究 - 清大EMBA总裁研修班官网报名中心_清华大学总裁班_清华大学研修班_清华emba总裁班_清华大学总裁培训班
清大EMBA官方报名中心24小时报名热线: 18911058565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华风情 > 课程动态 > 正文
我国煤炭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问题研究
手机:18911058565   电话:18911058565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长期以来,煤炭作为我国能源结构中的主导性能源和基础性能源为国民经济持续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目前情况下,我国煤炭产业发展正面临着短期产能过剩与需求乏力的双重影响。一方面我国煤炭产能短期内已经出现相对过剩。另一方面,全国性的整体产业结构优化和产业结构升级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煤炭消耗增长率降低;而在今后一个时期继续保持国民经济7%左右增长速度的背景下,煤炭消耗总量则会逐步攀升。从长期看,我国煤炭市场在供求关系上存在着短期供应宽松和长期供给趋紧的局面,产业本身也面临着改变发展方式和可持续发展的重大考验。这就要求我们需要从多角度分析煤炭产业发展现状和煤炭行业发展环境,研究煤炭产业的发展方向,制定和实施相应的产业发展战略,促进行业持续发展。

一、煤炭产业的国家战略能源地位不会改变

建国60多年来,素有“工业食粮”之称的煤炭始终扮演着中国能源老大的角色,消费量几乎长期占据能源结构70%以上的消费比重,甚至在1952年的全国能源消耗结构中达到95%的历史高点。尽管2011年以来我国煤炭生产和消费逐渐出现变化,供求关系在2012年5月以后出现逆转,供大于求的煤炭市场关系逐步形成,市场需求疲软、煤炭价格下跌、煤企效益下滑的市场现象日益显现;但是,全国煤炭消耗总量仍在逐步增加,国民经济发展对于煤炭能源的依赖度依然很大。中煤协王显政会长在2013年4月召开的会员代表大会上讲话时指出:近5年来,全国煤炭产量由2007年的26.9亿吨快速增加到2012年的36.5亿吨,年均增加1.92亿吨,增长6.3%,煤炭占我国一次性能源生产总量的76.3%。据测算,煤炭生产和利用对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和增量的贡献率分别为15%和18%左右。“从维护我国能源长期安全稳定供应战略和煤炭资源的可靠性、价格的低廉性和利用的可清洁性考虑,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的地位很难改变”。

毫不夸张地说,即使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煤炭依然是极其重要的能源。我国是一个煤炭储藏丰富的国家,煤炭储藏居全球第四位,煤多油少、煤多气少是其能源储存结构的基本特征。煤炭消费所以能够成为主体能源是由我国整体产业结构现状和能源结构所决定的。在我国整体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过程中,不仅传统产业改造和升级尚需时日,仍需大量要素投入包括煤炭等能源要素的大量投入保持稳定发展,即使整体产业全部实现升级的前提下,经济要保持长期稳定增长依然需要煤炭生产和消费的支撑。

二、 黄金发展期奠定我国煤炭行业核心竞争力

在过去的十年里,煤炭产业在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重大贡献的同时自身也得以迅速发展壮大,行业核心竞争力大幅提升。主要表现为:

1、煤炭行业装备现代化水平显著提高。

通过引进消化先进技术、先进设备和自主研发相结合,用信息化、自动化技术改造和升级煤炭产业装备取得重大进展。总体来看,全国煤炭采掘设备技术水平较十年前已有大幅提高,技术进步对产业的贡献度不断提升,行业科技竞争力显著增强。

2、生产能力建设取得重大成就。

近五年来全国煤炭产量年均增加1.92亿吨,新增总产能9.6吨/年,2012年煤炭实际产量的36.5亿吨,产能规模已经接近40亿吨(包括部分在建产能),不仅能够满足我国经济建设需求并出现某种程度的产能过剩。从另一角度观察,现有煤炭产能规模也为今后支撑国民经济发展建立了产能储备。

3、企业积累快速增加,抗风险能力增强。

在大约十年煤炭产业发展的黄金期内,煤炭价格基本保持了长周期的高位运行,不但使绝大部分煤炭企业摆脱了十余年前的艰难经营困境,并且全面实现了长期的高收益经营,企业经济实力不断增强。不少有远见的企业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建立了企业发展抗风险基金储备。煤炭企业除了实现采掘装备初步现代化以外,还进行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物质基础相对雄厚。

4、产业集中度提高,多元发展已显雏形。

虽然与石油石化等能源行业相比煤炭行业的产业集中度要低很多,但通过实施“关、停、并、转”小型煤炭企业,淘汰产业落后产能,全国范围内的煤炭产业集中度和煤炭产业开采现代化水平都出现大幅提升,部分大型或特大型产业集团逐步涌现,集团化发展已成为我国煤炭产业发展的大趋势。与此同时,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国煤炭产业多元化发展格局已现显现。煤炭行业的决策者清楚地意识到:依靠“挖煤——卖煤”的落后经营模式去发展煤炭企业将会引发巨大风险和发展后劲不足等诸多问题。煤炭行业领域内较为普遍地开展了煤炭、焦炭、电力、化工、煤层气、建材等相关多元化产业的拓展,有效延长了煤炭行业的产业链,增加了煤炭产品深加工的附加值,提高了企业经营效益和行业内部煤炭消化能力。

5、现代企业制度建立,经营能力大幅提升。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完善,煤炭行业较为普遍地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企业已经逐步成为市场主体,为人们所诟病的国企政企不分现象已有一定程度好转。过去十余年,历经市场起伏的磨砺,较高素质的煤炭企业经营管理团队初步形成,具有明显行业特点的企业文化建设取得很大进步,战略规划视域更为开阔、视点更为高远,战略实施能力和执行力不断强化,企业经营能力、发展能力已经获得明显提升。

三、 我国煤炭行业面临多重考验

近乎十余年黄金发展期过后,我国煤炭产业发展出现了市场供求关系逆转、发展方式亟待改变等新情况,整个产业正在经历阵痛。煤炭行业和企业都在面临国情、市场以及发展方式的多重考验。

1、产能过剩、供大于求的局面短期难以改变。

30多年来,我国的经济出现稳定增长,工业化、城市化的持续进步对于煤炭消费形成长期的巨大需求。由于我国产业结构中高耗能产业占比较大,造成某种程度对于各种能源特别是煤炭消费的高度依赖。在过去的煤炭产业黄金十年中,煤炭价格高位运行和煤炭企业获利颇丰已是不争的事实,煤炭行业发展用欣欣向荣来形容毫不为过。由于资本的逐利性偏好,煤炭产业的大好前景引来了各类投资者向着煤炭产业蜂拥而至,以期获得丰厚的回报。然而,过热的煤炭投资环境使得大量资金进入煤炭产业市场后,煤炭产能短期内急剧增加,供求关系悄然变化,市场失效和市场机制的滞后性终于显露出狰狞面目:煤炭市场需求疲软、煤企经营效益下滑、整体产业面临困难。

在财经评论员周俊生先生看来,目前我国煤炭企业出现的产能过剩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十多年前为了推升GDP而进行的投资扩张所种下的苦果,国有资本、民营资本蜂拥进入煤炭生产领域,地方政府的引导起到了重要作用。在一些煤炭储藏丰富的资源大省,煤炭甚至成为支撑整个省份GDP增长的“支柱产业”。正是在“看得见的手”推动下的快速增长,造成了煤炭行业畸形发展。

若平心而论,煤炭行业出现产能过剩的局面不仅有地方政府追求GDP的原因,也有市场失灵的原因。谁敢说一些地方政府在极力追逐GDP增量的背景下就一定不是产能过剩的始作俑者?又有谁敢说市场机制就完美无缺?假如政府的“有形之手”和市场“无形之手”都能理性动作,煤炭市场的发展一定会比较健康。

煤炭市场的现实是产能过剩、去库存难度较大、供大于求的局面短期内难以扭转。我国煤炭运销协会统计,2013年2月份底全国重点煤炭企业库存3790万吨,和去年同比增加976万吨,增加了34.7%,库存积压非常严重。中能电力数据表明,截止今年3月31日,全国重点电厂存煤7393万吨,存煤可用天数为20天。对于采煤大省陕西而言,截止3月31日,陕西煤炭库存量287.49万吨,环比增加28.87万吨,增幅11.16%。同比增加70.55万吨,增幅32.52%。其中陕西省属煤矿存量262.09万吨,环比增加29.27万吨,增幅12.57%。同比增加61.65万吨,增幅30.76%。陕西如此,其他省份还能独善其身吗!现在的情况是河南“煤满为患”,电煤进发电厂需要领导批条子;山东这个长期求煤若渴的煤炭净调入省份现在已经限制外省电煤进入,其原因在于本省4月份主力电厂存煤可用天数已高达29天。等等。去库存难度可见一斑。另据2013年5月20日中国电力网报道:目前国内煤矿在建和建成煤矿产能为40亿吨以上,而全国煤炭消费估计在40亿吨左右,加上约3亿吨进口煤的冲击。产能供大于求使得短期内煤炭市场供给宽松的形势不会改变。

2、市场竞争加剧,行业洗牌难免。

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也许是4—5年左右),煤炭市场的供求关系将难以改变,这是一个业内比较有共识基本的市场判断。而这个判断是基于我国现有煤炭产能与近期新增产能、以及未来几年国家产业结构调整及煤炭需求预测作出的。在此情形下,尽管大家都在讲创新管理、创新营销,特别是MBA课堂上老师也热衷于讲把梳子卖给和尚的案例来扩大需求,但又有几把梳子能够卖给和尚就不得而知了!在总体经济追求发展质量和效益的时候,在经济稳中求进和增速放缓的时候,在国家优化升级产业结构和建设资源节约型社会的条件下,我国整体能源结构出现较大调整将不可避免,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源等再生能源生产和消耗比重将会不断攀升,而一次性能源煤炭的消耗总量则可能会出现温和增长,煤炭消耗需求增长率将明显降低,并且煤炭需求的增量部分将会很快被巨大的新增产能所吞噬。

从总体情况看,市场需求疲软已经引起煤炭价格大幅度下滑,给煤企带来巨大经营压力,煤炭行业近十年来首次出现罕见的大型企业集团亏损。按照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提供的数据,2013年5月底前,全社会煤炭库存达2.92亿吨,比社会正常库存多1.5亿吨左右,去库存难度大。2013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同比下降40.3%,部分大型企业集团出现亏损。面对国内煤炭新增产能形成、国外进口煤量增大以及市场需求疲软的多重挤压,供大于求的市场关系将得以强化,国内煤炭市场利润空间将会被大幅度挤压,煤企经营利润不断摊薄,产品单一、抗风险能力较弱的部分煤炭企业出现不同程度亏损将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以目前的煤炭市场而论,企业市场竞争将逐步进入白热化阶段,竞争环境将进一步恶化,竞争局势将进一步加剧。优胜劣汰的市场生存规则将会使实力雄厚的企业在竞争中胜出,而使其弱小的企业被淘汰出局。行业将出现重新洗牌的局面。从经济现象来看,这也许是现代市场经济体制对于煤炭行业整体太过关注眼前利益、盲目“跃进”扩大产能、违背经济发展规律的一种惩罚。也可以看做是煤炭产业发展过程中的一次市场倒逼下的阶段性调整。

3、产业发展方式亟待扭转。

应该承认,尽管我国煤炭产业的发展方式和发展质量在近十多年的时间里已有相当程度的改变,煤炭行业领域内煤、焦、电、化、油、建材、煤层气开发等多元发展也取得很大进步,但是,整体产业粗放发展的局面并未完全从根本上得以改变,产业增长质量值得思考。据2013年1月29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能源情报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指出,中国2011年煤炭消耗量为约34.5亿吨,占全球消耗量47%。但中国仅创造全球GDP的9.98%,而中国单位GDP能耗依然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两倍以上。当然,单位GDP耗能高不能完全归结于煤炭产业本身的发展方式,还以应该考虑全国整体产业结构的耗能水平。但煤炭产业大力发展循环经济,推进能源综合利用,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延长产业链已是当务之急,其紧迫性已是刻不容缓。

2013年1月14日,亚洲开发银行与清华大学在公布的《迈向环境可持续的未来——中国国家环境分析》报告称,中国空气污染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基于疾病成本估算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2%,基于支付意愿估算则高达3.8%。2012年,我国GDP总量为519322亿元,以1.2%计达6232亿元,以3.8%计高达19734亿元。诚然,我国煤炭的综合清洁利用水平还比较低,利用过程对于空气造成了很大污染或者说最大污染也不为其过。同样也要看到,空气污染不是煤炭企业一家惹的祸,但煤炭产业升级转型实在是时不我待。

4、煤矿安全生产形势严峻

2012年8月以来,贵州、河北、黑龙江、四川、江西、陕西等地煤矿相继发生冒顶、瓦斯爆炸、溃水溃泥、火灾等事故,造成重大人员和财产损失,中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依然严峻。以目前的实际情况而论,小煤矿仍然是中国煤矿事故的“重灾区”。中国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资料显示,中国目前约有1.2万座煤矿,其中85%以上是小煤矿。小煤矿的产量只相当于全国煤炭总产量的三分之一,但其事故的死亡人数占全国煤矿事故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二。在山西煤炭能源专家王宏英看来:“提升硬件水平和矿工素质只是煤矿安全生产的一个方面。要扼制矿难发生,根本上还需要各级部门真正树立以人为本的发展观念和安全理念,需要严格的现场管理和各项制度的落实。”

四、新形势下煤炭产业发展战略选择

在国家整体经济转型升级与市场机制倒逼下,煤炭产业十年黄金发展期走到了尽头。市场需求疲软、煤炭价格下跌、经营效益下滑像寒流一般笼罩煤炭行业。值得令人反思的是,近十年来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认真研究过产业发展的大势!制定过多少有价值的行业与企业发展战略!在充分享受煤炭给企业自身带来巨大财富盛宴的时候,还有多少企业理智地思考繁荣之后如何应对惨淡的市场萧条!又有多少企业能够遏制规模扩张的冲动而去规划长远的质量型增长!凡此种种,不同的行为方式可以看出一个企业不同发展的眼光、不同的发展结果以及在不利环境中的市场适应能力。

某种意义上讲,不仅一个企业、一个行业即就是一个国家的发展与进步,与软实力的强弱也息息相关。纵观世界强国,战略软实力对于世界发展走向的影响无处不在。发展战略是企业发展的长远性、前瞻性、战略性、技术性、现实性紧密结合的创新性非物质化思想产物。它的既有软科学研究的特点,也有技术科学渗透的特征,具有很强的综合性、方向性特质。制定和实施科学的发展战略,将会指引企业和行业走向做大、做强、做长的持续发展之路。否则,行业或者企业发展就会出现曲折,在面临危机的时候就难以从容面对并泰然处之。当今世界,企业、行业发展竞争力除了硬实力的比拼,还取决于软实力的角逐。科学的发展战略可以引领企业优化配置要素和资源,增强发展活力,规避运行风险。因此,面对我国新的历史条件和煤炭行业发展环境,做好行业和企业的战略研究和规划不仅必要而且必须。

1、确立考虑国情的资源约束战略。

人口基数庞大、人均资源匮乏、环境承载力弱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始终面临资源短缺和环境容量限制这两大约束。以往以高投入、高耗能、高排放、低效益为特征的粗放式经济增长必须改变。尽管我国煤炭资源蕴藏量丰富,总量居世界第四,但人均资源占有量只有234.4吨,而世界平均水平为人均312.7吨,美国人均煤炭占有量为1045吨。然而,我国现有产业结构条件下的经济发展需要大量的煤炭消耗,不知不觉中我们还在可劲地“挖煤”、“烧煤”、“卖煤”,似乎煤炭成了取之不尽的资源。最不能让人理解的就是中国也出口煤炭!要知道我国3万多亿美元外汇的巨大规模几乎难以消化,贸易顺差巨大,并常常被外国人拿来说事:中国向世界倾销商品。反观客观现实,难道我们穷到了靠买煤炭换外汇、过日子的地步吗?这种粗放的资源开发利用模式、发展理念显然有失资源永续的长远考虑更有悖可持续发展理念。如果不改粗放式煤炭开发利用模式,煤炭资源枯竭的那一天就一定不远,产业持续发展将无煤可用,经济社会发展将会出现极具损伤性的刚性约束。因此,政府要按照现代市场经济的要求和长远发展规划对煤炭终端消耗量设定标准,对煤炭产能设置规模上限。煤炭资源利用要按照可持续发展理念制定开发计划,并在实际中不打折扣的贯彻落实。

2、建立多元化为特征的循环经济战略。

雾霾肆虐、草场退化、沙尘暴、地面塌陷、江河污染、大气污染等等现象都是大自然以特有的方式宣泄人类罔顾生态环境的表现。我国是全球最严重的环境污染大国,大力推广节能减排技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势在必行。建设资源节约型与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人民幸福、民族复兴、国家强大的中国梦不但是13亿中国人的美好期盼,而且正在成为政府、企业和社会各界的一致行动。全煤炭行业要把拓展煤、焦、电、油、化、气、建材相关产业高度融合作为延长煤炭能源产业链,提高煤炭利用效益,促进产业整体升级和减少环境污染的重要工作扎实推进,实现煤炭的循环、高效和清洁利用。要按照《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要求,立足资源优势,依靠科技创新,加快推进燃煤发电、炼油化工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探索煤炭分质转化、梯级利用的有效途径,提高能源加工转化效率和清洁化利用水平。

3、推行人才强业的人力资源战略。

人是生产力发展诸要素中最具活力、最为活跃的因素,在知识经济时代更是如此。首先,要按照科教兴国重大国策的要求,结合实际制定适应煤炭事业发展的人才培训计划。人才培养要把学历教育和职业技能教育、短期培训和长期培训结合起来;要本着多出人才、快出人才、出高质量人才要求,尽快培养出一大批能适应产业发展的各类专业技术人才、管理人才和行业领军人物。人才培养要列入行业发展的重要考核目标,企业要舍得在人才培养上花大本钱,为人才教育提供人力、财力和物力可靠保障,务求培养教育目标的实现,为煤炭产业发展提供充裕的人力资源支持。要建设公平竞争的用人环境,打造一流的煤炭企业经营团队。要建立“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的竞争机制,把真正品德好、能力强、精力旺盛人的选拔出来,使有能力干事的人有用武之地,能够干好事业、干成事业。著名对策论学者魏金华教授曾把能否公正使用人才提高到文明与黑暗的高度去论述,足以令人振聋发聩:“以从政道德、做人道德、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而论,故意不使用人才是一种极大地罪过,这种‘罪’是对文明的反动,是在制造新的黑暗和不文明”,很值得管理者闻者足戒,需要管理者不以远近论亲疏,不拘一格选用人才。作为合格的管理者要用博大的胸怀包容人才、爱护人才,用优厚的待遇和感情留住人才,用公正公平的机制选拔和使用人才,形成风清气正的人才发展环境。

4、构建科技进步支撑的可持续发展战略。

胡锦涛同志指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是科学技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革命性力量”,这句话高度概括了科学技术的本质及其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煤炭行业及市场既是我国现代工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国实现科技进步和科技创新的重要战场,在其领域内推进科技进步和科技创新,全面提升整体产业的科技含量和科技贡献度对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

加强科技研究开发,形成具有竞争力的煤炭科技体系。要通过采用高新技术和先进适用技术,在矿井开发、煤炭加工、安全生产和信息管理等领域提高技术与装备水平,促进产业优化升级。要在全行业内形成具有强大实力的科技研发团队,集中力量开展行业发展关键技术的攻关以及关键设备的研发、制造和应用;要在引进消化国外先进技术和掌握先进设备的基础上,开展自主技术创新,着力推广和应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技术和设备,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的煤炭科技体系,为建设资源节约型社会,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科技支持。

突破关键技术,推进煤炭循环清洁利用。政府和行业协会要“支持煤炭清洁利用关键技术的研发,大力发展IGCC(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PFBC(增压流化床燃烧)等先进发电技术,大力发展煤直接液化、煤气化、煤间接液化、煤制天然气等煤炭高效低碳清洁转化技术,探索煤炭高效低碳清洁转化技术与碳封存技术的集成模式”。突破超重和超劣质原油加工关键技术,自主开发煤炭液化、气化、煤基多联产集成技术,特殊气质天然气、煤制气以及生物质制气的净化技术等。

5、实施以管理创新为重点的软实力竞争战略。

创新是一个民族不竭的发展动力。唯有创新,社会才能得以发展。唯有创新,生产力才能不断进步。实践证明,管理创新将是煤炭产业发展的动力源和辐射器。推动煤炭产业可持续发展,增强煤炭产业发展软实力,必须坚定不移地走管理创新的道路。

首先,要坚持体制机制创新,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现代市场经济的理论和实践告诉我们,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必须要走出单纯的唯市场论或唯政府主导论的误区,要在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基础上合理运用政府调控职能。建立规范的市场经济体制,最重要的是要发挥市场主体的主导因素,发挥市场在煤炭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同时,政府也要在市场可能失灵的条件下适时发挥经济宏观调控作用,避免总体社会效率损失。

其次,提高产业集中度,形成产业规模效应。要按照市场经济要求和规模经济的原则,大胆借鉴发达国家先进管理经验,发挥行业规划的引领作用,以建立大型企业集团为目标,提升煤炭产业集中度,行业、企业和政府对此要主动为之。要发挥优势企业的龙头带动作用,建立公平竞争秩序,通过参股、控股、兼并、联合等方式,推动资产重组,提高规模经济效益,更好地满足市场需求。鼓励各类资本公平参与资产重组和市场竞争,在行业内打破地域、煤种、运输通道和市场限制“藩篱”,形成具有规模宏大、实力雄厚和竞争力强劲的大型企业集团,走集团化、集约化发展的道路。

第三,要继续强化煤炭行业的市场环境建设。在煤炭产业领域内要继续加强煤炭企业的现代企业制度建设,使企业真正成为市场的主体至关重要。国有煤炭企业特别要在政企分开、产权明晰、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方面作进一步规范;国企主管部门要进行自我革命,应该主动放弃不应该拥有的权力,让企业去做真正的市场主体和主人。

第四,要建立落后产能淘汰机制。通过实施行业政策和强制性标准管控,坚决关闭矿井回采率低、威胁大矿生产安全、不具备安全生产基本条件、破坏生态环境和污染严重的小煤矿,杜绝低水平重复建设,淘汰落后产能。政府应充分发挥经济管理职能,把淘汰落后产能列入当地生态建设的重要议事日程,强化煤炭行业落后产能淘汰运行机制和考核,着力提高煤炭产业技术水平和安全生产水平。

五、结束语

勿容置疑,我国经济社会正在经历着产业升级和结构优化的历史性变革,能源结构也在发生在深刻变化,煤炭生产和消费正在面临短期供给宽松、长期产能可能不足的客观现实。需求乏力、市场疲软、价格下跌和经营效益下滑的市场倒逼,要求我们不断深化行业改革,调整发展的思路,通过制定和实施科学的发展战略,为煤炭产业健康发展提供具有前瞻性、长远性的政策建议和战略支撑,以提高煤炭产业的综合竞争力,促进我国煤炭产业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国务院.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Z].2013.

[2]、国家能源局.国家能源“十二五”规划[Z].2011.

[3]、四川省技术经济和管理现代化研究会.四川科技创新机制与环境建设战略研究[M].成都: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7.

[4]、刘蔚.环境约束下区域煤炭消费总量如何控制[N].中国环境报,2011.12.20.

[5]、周俊生. 限制进口终将由消费者埋单不能解决煤炭业问题[R].凤凰财经,2011.12.20.

作者简介:黄新文,工商管理硕士,高级工程师。中国管理传播网专栏作家,陕西省社科院文化产业与现代传播研究所特约研究员、陕西燃气与热力杂志编委。 现供职于陕西麟北煤业有限公司。

相关文章
  • * 清华大学总裁班名单34班
  • * 清华总裁班34名学员众筹餐厅失败的原因
  • * 清大高级工商管理(建筑业)总裁研修班 2018年10月份上课通知暨33期开学典礼
  • * 2018年10月19-21日清大卓越财务总监高级研修班上课安排
  • * 2018年10月26-28日卓越商道与创新经营高级研修班
  •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